征途小说网 > 我夺舍了魔皇 > 485.再坑一次
    相当于被软禁了一些时日的燕明空,心境平稳,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相反,就陈洛阳所知,对方短短时日内,潜心修行,不仅没有蹉跎了意志,反而一身锋芒更加凌厉,修为成功更上一层楼,突破至第十五境,入化的层次。

    同陈洛阳相较而言,自然没那么快,但她同样是几个月时间里,从第十三境,突破至第十五境,连续两步跳,放在红尘界里,也足够引人侧目。

    除了得到第二式冥剑剑意的助长外,按陈洛阳推断,另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对方当初在第十三境上,足足停留了七年。

    以燕明空过往的成绩和她的天资悟性,以及第一式冥剑剑意的帮助,此前在第十三境上停步不前,显得有些反常。

    或许是为了同彼时的陈洛阳一战,让她强行耐下心来,不断磨砺自身的缘故。

    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也算是成功了。

    第十三境时的她,实力更胜当初同境界时的魔教教主。

    假如没有陈洛阳穿越过来这一遭,那么突破至第十四境时的燕明空,也将凌驾于原先同境界下的魔教教主之上。

    一方面是幽冥剑术实在凡,远胜天魔血。

    另一方面也是燕明空自身积蓄着实丰厚。

    是以厚积薄,一遇风云便化龙。

    习得第二式冥剑后,随着修行越来越深,短短时日便跨越第十四境,突破至第十五境。

    不过,连跨两境之后,她的势头,理所当然会放慢下来。

    如果不似陈洛阳一般有更多奇遇,更多资源的话,她想短时间内再进步,难度就很大了。

    哪怕红尘界的整体修炼环境,比神州浩土要好。

    但第十五境到第十六境,乃是从武帝向武圣的进步,立地成圣,意味着一重巨大的天堑,卡住不知多少天才俊杰。

    且不说圣地以外了,圣地嫡传都有许多人被卡在武圣之下。

    燕明空在红尘界里活动过一些时日,对此情况有所了解。

    不过她心志坚毅执拗,对此丝毫不觉气馁。

    这时被摄拿到黑暗星空下,白衣女子也淡定自若。

    那低沉而又威严的神秘声音响起:“看来,你已经重新做好准备。”

    “是。”燕明空静静答道。

    给她的上一重历练,乃是将她投放到满是敌人的环境中,坚持三天,自己拼杀隐匿突围,生死由命。

    彼时,正是几大巨头因为“生”字天书,降临神州浩土找陈洛阳麻烦的时候。

    为了调开天河老剑仙与血河老祖的注意力,陈洛阳便把燕明空扔到了红尘中。

    两大巨头互不相让,彼此牵制,让燕明空不至于立马陷入死局。

    但她仍然要面对天河、血河两家的众多高手。

    能支撑下来,实属不易。

    不过,之后天河老剑仙在西秦皇都政阳城大战叶天魔,而血河老祖却临阵退走,趁机去寻燕明空。

    这让燕明空几乎陷入死局。

    她再是冷静果决,杀伐凌厉,也不可能去独自面对一方巨头。

    那叫送死,不叫历练。

    是以虽然没有明言,但陈洛阳对待韩莓、燕明空、赵日眠他们,布置下来的任务,基本存在一条默认的不成文底线。

    即面对巨头层次的强者,放弃任务不会受罚。

    否则都不是强人所难,而是逼人去死,不如自己直接动手来得干脆。

    事实上,在陈洛阳自己的心理底线中,面对第十八境的巅峰武圣乃至于堪比第十八境高手的红尘十杰等强者时,他也会捞燕明空等人一把。

    不过这种事情,自己知道就完事了。

    正常情况下,他也不可能给那几人布置如此不人道的任务,主要是防备突意外。

    唯一比较特殊的就是燕明空了,因为有特殊作用的缘故,所以被他坑得比较惨。

    反过来,特殊关照,基本也着落在她一个人身上。

    政阳城上,血河老祖离去,亲自出马寻找燕明空。

    当时限定的三天时间其实还没到,但陈洛阳果断中止燕明空的历练,将她带走,叫血河老祖扑了个空。

    这种情况下,不算燕明空历练失败。

    当然,也没奖励可言。

    燕明空对此心知肚明,同样没有异议,此刻平静等待下一重考验的安排。

    “你的第四重考验,前往西秦雍月山脉南麓,千离峰东部一带,寻找西秦北卫军副将,冷寂,并送他前往北疆云端湖。”黑暗的星空下,那低沉而又神秘的声音回响:“在那里,有道人名半海,你将冷寂送到他面前即可。”

    说罢,在燕明空面前,出现一副光影图像,当中一个中年道人,三尺黑髯,衣着邋遢,但自有一番逍遥神韵,令人心折。

    燕明空心知这便是对方所说的半海道人。

    她平静的记下道人形象,目光中闪过一丝冰蓝色,开口说道:“晚辈能问两个问题吗?”

    “讲。”陈洛阳言道。

    燕明空便问道:“他不跟我走,我能伤他吗?”

    “可以,只要你能做到。”陈洛阳答道:“但不能伤其性命。”

    燕明空点点头,继续问道:“有没有人,跟我相同使命?”

    “没有。”陈洛阳言道:“相反,有人会阻挠你,试图劫走你的目标,例如西秦,例如苦海。”

    燕明空未见畏惧之色,反而在闻听“苦海”两个字时,眼瞳中再次有冰蓝色的光华闪现。

    “晚辈没有问题了,随时都可以出。”她静静说道。

    那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响起:“现在,你便出,限期一个月。”

    “是。”燕明空答道。

    然后她眼前景象便即变化,下一刻,人已经回到久违的红尘人间。

    燕明空环顾四周围,这里并非她当初离开红尘的地点,而是落在别处。

    她收敛了锋芒,先打探消息,确定自己所处位置。

    陈洛阳不担心对方的处境。

    昔年在神州浩土的女帝,可不仅仅只会杀戮而已。

    少年时刚出道,便离开古神教圣域入世行走,成为当时魔教在神州浩土上名声响亮的魔女,闯荡江湖,各种经验都极为丰富。

    直到她后来修成武帝,返回教中担任朱雀殿座一职前后,方才深居简出,渐渐少在江湖上行走。

    若非如此老江湖,燕明空先前刚刚流落红尘界,孤身单剑,人生地不熟,还面临不同圣地的强者围捕剿杀,又怎可能坚持那么久?

    眼下红尘界里,血河老祖已陨落,血河一脉大都退入血海,在红尘销声匿迹。

    天河老剑仙重伤,天河一脉也死伤不轻,内部更有隐忧,短时间内也难以旁顾。

    对燕明空来说,最直观的两个威胁,暂时不必担心。

    当然,她也不是可以高枕无忧。

    苦海,与黑水绝宫,都有嫡传弟子,死在她手上。

    这一趟护送冷寂,少不得要跟苦海一脉魔佛传人对上。

    虽然陈洛阳给燕明空的地址更加详细,让她能更方便更快找到冷寂,但这一路北上想要突破重围抵达目的地云端湖,仍然是不小的考验。

    毕竟燕明空和冷寂二人,都还没有突破至武圣。

    而且燕明空如何说服冷寂跟她走,可能是更艰难的问题。

    至于说云端湖那里,实则已经靠近黑水绝宫的势力范围。

    燕明空曾经杀伤黑水绝宫弟子,这对她而言,又是一重考验。

    不过,这考验,并不单单只针对她。

    陈洛阳还想考验另一个人。

    重新复位的黑水绝宫老宫主,“魔后”纪天琼。

    陈洛阳很感兴趣,万一燕明空落到黑水绝宫手里,那位魔后会如何处置?

    就他此前所知,在神州浩土时,燕明空同陈初华这对师姐妹的关系,相当不错。

    虽然一方是元老派支柱,一方是少壮派骨干,但两人公私之间分明,公事上常有争锋,然而却不损私交。

    假如陈初华真的同那位魔后有关,在燕明空的问题上,会否露出更多端倪来?

    自己同那位魔后打交道前,或许可以让燕明空先去探探水深浅……陈洛阳心中思量。

    至于等在云端湖的半海道人,自然是陈洛阳借助“幻”字天书同青牛观至宝兜率天罗来搞定。

    他可从来没打算那么轻易的把冷寂交给西秦或者苦海。

    当然了,这两家势大,武圣境界强者不是一个两个。

    想从中浑水摸鱼,不是易事。

    尤其是陈大教主本人接下来要花更多时间在自身潜修上,消化一身所学。

    西秦这一局,在表面上,他要置身事外。

    苦海是好鹰犬,他不说关照对方,但好歹明面上不干直接拆台的事。

    但私底下,可操作的空间还是有的。

    送走了燕明空后,陈洛阳便触动另外一枚星辰。

    然后,一名红衣女子,便出现在这片黑暗星空下。

    韩莓讪笑着打招呼:“参见前辈。”

    她心里打鼓。

    上次对方挪移苍龙岛主那般巨头,让她心中几乎已经肯定,这神秘的大能强者,便是主宰红尘的至尊。

    她眼下完全兴不起抗拒的念头,只能随遇而安。

    但上次对方可是说过,伴随这第四次考验的,还有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