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小说网 > 大美时代 > 295、美人恩
    适当的喝点酒,让自己脑海里面的思维活跃兴奋起来,对于激艺术创作灵感是有帮助的。

    李白不就酒后出神作嘛。

    不过这也要有个限度,如果把这当成艺术创作的必要步骤,那就多半会滑向酒精依赖症,甚至需要依靠致幻功能更加强劲的违禁物品。

    那就彻底毁掉艺术原则,掉进深渊了。

    无数艺人、艺术家都栽倒在这个边界不分上。

    总之这样喝了一晚酒之后,万长生就彻底融入到了这个团队里。

    第二天上午万长生依旧在展柜边安静绘制的时候,大家已经习以为常的把他当自己人看,不多咋呼。

    不过今天万长生刚好画到那尊唯一的佛像时候,游客当中有人拿出来点疑问:“这么好看的佛像,为什么要在手臂上打孔呢?多难看啊。”

    万长生开始没注意,只专注在自己的小本上。

    游客反复问了两遍,他才现是在问自己。

    起码现在这个展柜旁边,只剩了自己这个工作人员。

    因为珍品展是有另外收门票的,加上展出宫殿面积不大,所以额外配备了解说员。

    游客们提出对展品的任何问题,都能得到解说员的专业回复。

    但主要也仅限于产地、年代、历史来由等等资料性的内容。

    这种额外信息就涉及到普通解说员的盲区了。

    万长生抬头看眼满脸抱歉的解说员,再抬头看看周围。

    这是石像,刻得非常精美的一尊半人多高石佛像,其实这类藏品在皇宫博物院比较少,所以没配专业人员。

    实在是石头不值钱啊,偌大个皇宫上百万件藏品里面,用普通石头做的藏品寥寥无几,也就没这个石工门类。

    这件也就是用过的皇太后特别尊贵,佛像本身艺术含量很高,才列入了珍品展的。

    不过这个细节嘛。

    普通人还真注意不到。

    也就恰好展位方便全方位观察。

    加上看的游客是真认真,问不到解说员就问这边挂着工作牌的男生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作为专业的博物院工作人员,应该知道这些细节吧,我看你在画这个的,为什么要打孔呢,是测量年代吗?。”

    万长生看两眼那位年轻的女解说员,还是做出解释:“石像身上打孔的目的,往往只有一个,拼接,特别是您看这个孔,上面的岁月痕迹很重,说明是几十上百年甚至更久远的孔,不是现代的,这就是古时候为了拼接石头留下来的痕迹,至于为什么最后没有把孔掩盖掉,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了……”

    博物馆展厅里面往往就有这种情形,只要有工作人员解说细节,会不由自主的围起来不少求知若渴的听众。

    立刻就有人问:“这个手臂上的孔,怎么能拼接石头呢?”

    这就显现出要知其所以然的好处了,还好在寺庙里面跟泥菩萨、石像打了十多年经验的万长生很熟悉。

    但解释起来有点费劲,所以习惯性的摸出写本,翻开空白页在高处这么绘制:“石头分很多种类,其实里面也有各种物质,应该也有化学反应,时间久了有些会变得疏松粉掉,又或者是搬运不小心,受到冲击之类,手臂、头颈部断掉是很常见的事情,这里就是这种情况,古时候没有水泥或者粘合剂,用什么办法呢?聪明的工匠就用打孔……”

    所以说能手绘的人就是开挂啊,本来很复杂的事情,万长生画个胳膊然后断层:“先给手臂断口两边内部中心打个孔,几厘米深就够了,然后在不起眼的角度从两边皮肤上打孔下去连接到这两边孔上,看见没……就跟这你们能看见的两个孔似的,准确定位以后,把烧化的铁水灌进去,凝固以后,就自然形成个u字形的支架,从里面紧紧的固定住断口了……”

    在手绘图的解释下,游客观众们全都听明白了,这普通人想不到的办法,说穿了以后如此简单。

    应该是所有人脸上都恍然大悟,接着情不自禁的鼓掌:“好棒!”

    “专业!”

    “真不愧是国家级博物院,这么年轻就懂得这么多!”

    “跟着大哥哥好好学习,对不对?”

    万长生笑着收起写本。

    等这一波游客过了,解说员也过来谢谢他:“你们维修组的就是有学问!”

    万长生客气:“您也懂得多。”

    解说员其实想找他要那张拼接示意图的,不过万长生已经开始画后面的东西了,而且规定也不允许长时间交头接耳聊天,身材姣好的姑娘只好看眼万长生画的烛台走开。

    其实她要,万长生肯定会给,主要是这姑娘可能还是不够自信。

    自信的姑娘,则无声无息的在十一点过叫了辆网约车过来,她没来,空车接送万长生去戏剧学院的,主要是从清京过来带了身衣服。

    接到电话赶出去的万长生只需要在车里把这身崭新的衣物换上就到戏剧学院了。

    顺便说一句,戏剧学院就在万长生第一天跟着老荆去吃卤肉饭的背后几十米!

    所以新徒弟跑别处去忙活点事情,老荆也不在意,就当他去上了个厕所。

    之所以能让万长生在车里换衣服折腾完,只因为这段路基本上都在胡同里,如果从维修组步行过去,大部分路程都在皇宫里面。

    万长生再下车的时候,已经成了穿着灰色休闲裤,搭配黑色圆领T恤,还有深蓝色休闲西装的潇洒文艺男青年!

    手提袋里除了一双黑色白鞋带的帆布鞋,甚至还有小瓶啫喱膏,俏皮的贴了张外国明星的照片,手写“这样鸡爪式涂抹在头顶,袖子一定要稍微捋起来点”。

    一如当初给孙二娘把保养品都分别贴上纸条提醒一样。

    这样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让人心存感激?

    所以万长生把啫喱膏涂抹在头上,真学着鸡爪一样弄乱扯散,再小心的把纸条收好,走下车去,接着就把袖子往上捋捋,现这颇为紧身的小西装,袖口里面居然有玄机,能露出小臂不往下滑。

    这让提着手提袋的万长生,觉得很有点神奇,拉上拉下的翻看,现袖口里面歪歪斜斜的橡筋带针脚和西装品质很不相符。

    难免会在脑海里面浮现出一个笨手笨脚的姑娘样子。

    和一贯干净利落,傲娇精明的印象反差太大,万长生不由自主的嘴角带起来点笑。

    这会儿刚站在这戏剧学院校门口,有点瞠目的看着旁边一堆动不动全国世界的响亮招牌。

    老雷已经哈哈哈出来:“哎哟!不愧是专业的,我就在想杜雯会让你穿成什么样儿呢,西装稍微严肃刻板了点,不适合你这样的雕塑家身份,皮夹克、牛仔服之类的打扮又太油腻艺术范儿,跟这种场合不匹配,对,对对,就是这样带点随意的英伦风……来,我帮你拎包!形象!要有形象,我说她还是该来我们戏剧学院,很适合来我们舞美做服装道具设计啊,绝对能成腕儿!”

    万长生低头看看笑了,这是他第一次穿西装,虽然是休闲西装,领口甚至像放大版的中山装,但有种说不出的肩背腰直感觉,让他有点微微爱驼背的习惯不由自主的挺直,这份细节的注意很暖心。

    最难消受美人恩。

    万长生却不觉得为难了,一分好,十分回报就是,除了爱情家庭之外的所有都能回报。

    说好是朋友之间的友谊,那就加倍珍惜。

    一起度过有趣的人生。

    老雷是真的抢过了万长生手里换下来的衣物袋子,走进胡同里的戏剧学院时候,还顺手在收室抓了份报纸,叠着塞给万长生:“手机,手机拿出来和报纸叠拿,这样拿……”

    万长生简直莫名其妙,连手指要怎么摆都规定上。

    可两人刚刚走进校园内,就有一大群镜头围着咔咔咔。

    老雷谈笑风生的带路:“有些是记者,有些是摄影摄像专业的学生,我们聊着天表情自然的走,就当是在给他们当上课模特。”

    万长生还恍然,原来跟美院也差不多嘛。

    所以他就嘿嘿笑着给镜头摆手。

    换来更多镜头咔嚓。

    老雷指着跟胡同格格不入的建筑:“这里距离领导比较近,校区很小,很多文艺工作的指示和表演都在这个小剧场,你的雕塑在新校区那边,待会儿我们再一起过去。”

    拿着报纸手机的万长生,感受着和皇城咫尺之遥的气息,肯定和外面胡同里面的游客感觉不一样。

    在走上小剧场二楼的,就顿时感觉到,哦哟哟,终于想起来杜雯前天说不跟着一起来,免得被虐是什么意思了。

    几个女生笑吟吟的和摄像机、灯光架之类的站在一起,论漂亮程度,果然连杜雯都要甘拜下风。

    更难得人家这不是千篇一律的美人脸,或英气,或妩媚,或恬静,各有特色。

    一起闻声朝着楼梯这边转头,万长生心里都有一种不争气的接连不断的哟哟哟,真好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只是这最顶尖的戏剧学院,美的密度也太大了点。

    不过人家美人儿们的眼睛也是一亮。

    杜雯就不怕有点什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