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小说网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八十三章、大阴谋
    普鲁士王国的内部纷争没有人关心,欧洲大部分国家都在为这个消息而庆祝,毛熊的人缘之差可见一般。

    奥地利也不例外,如果不是顾及影响,弗朗茨都准备举办宴会庆祝这一伟大胜利。

    普俄战争进行到了现在,沙皇政府损失的总兵力已经过五十万,具体有多少人战死、被俘、或者是因伤退役,这就不清楚了。

    这些问题,沙皇政府都没有搞清楚,弗朗茨自然不会无聊的去帮俄国人统计。

    作为胜利者普波联军也不好受,普鲁士王国也就罢了,他们虽然损失惨重,可还是实力犹存,有一个冬天的缓冲,来年应该补充的回来。

    当然,这个补充仅仅只是说军事实力,战争潜力还是不可避免的下降了,即便是获得了两公国的人力补充也一样。

    波兰人就不一样了,即便是有欧洲各国的支援,依然改变不了乌合之众的本质。

    为了拉拢更多的人,临时政府宣布:废除农奴制,免费放土地给民众。

    然而说起来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临时政府组织混乱,革命党人又没有任何执政经验,在实际行动中生搬硬套、闹剧频出。

    先是把贵族们逼到了对立面,接下来的内部斗争,又引了中产阶级的不满。

    没有看到实际利益,一味的喊口号,时间长了也穿帮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让普通民众逐渐丧失了革命的热情。

    如果不是东普鲁士会战获得胜利,波兰临时政府能不能撑过这个冬天都是一个问题。

    政策的好坏,不在于政策本身,而在具体实施上。显然波兰临时政府不知道这一点,想当然的认为只要政府布一道政令,下面就会实施了。

    结果免费分配土地没错,怎么个分就由官僚们自由挥了。不能够说是官僚,应该用投机者来形容更加贴切。

    充斥着理想主义的临时政府不顾实际,盲目出台了一系列自认为的好政策,结局自然是不言而喻,国内被搞得一团糟。

    这对奥地利来说是一件好事,混乱的波兰会让国内的波兰人望而却步,更加有利于推进民族融合。

    在战略上,奥地利成功利用普波联军削弱了俄国人,又没有让普鲁士和波兰趁机崛起,实现了第一步战略计划。

    要不要继续削弱俄罗斯帝国,成为了弗朗茨眼下最头疼的问题。

    一方面想要削弱这个潜在对手,一方面又想要俄国人保存一定的实力,可以在中亚地区牵制英国人。

    普俄战争进行的同时,沙皇政府还没有忘记对中亚三汗国动手。只不过因为财政无法支持两线作战,俄国人在中亚地区的军事行动虎头蛇尾。

    维也纳政府内部也争执不休,俄罗斯帝国不是没有实力,他们最大的问题是无法把自身的实力挥出来。

    理论上,沙皇政府只要能够挥出一半的战争潜力,就可以轻松的搞定普鲁士王国。

    普俄战争中奥地利对他们的支持力度,远远无法和近东战争相比,这也是俄国人无法挥自身实力的因素之一。

    这是利益决定的,近东战争中奥地利有大量的利益可拿,即便是借出去的钱可能收不回来,在别的方面也弥补了损失。

    普俄战争就不一样了,奥地利很难获得实质性的好处。瓜分普鲁士王国也只能说说,真要是做了那就得不偿失。

    弗朗茨想要获得北德意志地区的人口资源,这就必须要当地民众归心,真要是和俄国人联手瓜分普鲁士王国,永远不要想获得当地民众的认可。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弗朗茨利用民族主义建立了新神圣罗马帝国,获得了德意志地区丰富的人力资源,自然也要承担所带来的麻烦。

    财政大臣卡尔提议道:“陛下,普俄战争打到现在,我们的目标已经达到,可以考虑调停这次战争了。

    沙皇政府的财政已经崩溃,战争进行到现在,他们一共欠下了我们3ooo万神盾的货款,还有高达65oo万神盾的贷款,以及18oo万神盾的民间债券。

    如果战争继续下去,我不认为俄国人有能力还款。加上之前的债务,或许某一天俄国人连利息都不一定能够还上。

    就算是俄国人赢得战争,大家一起瓜分普鲁士王国,对我们来说收获也非常有限。”

    这是事实,目前俄国欠奥地利的总债务已经高达2.37亿神盾,每月要支付的本息共计215.4万神盾。

    看起来似乎不多,以沙皇政府的财政收入完全可以承担。可是俄国人又不只有这些债务,欧洲其它国家的钱他们也没少欠。

    目前俄国人的还债支出,已经占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普俄战争再打下去,沙皇政府财政破产是必然的结果。

    财政部已经做好了俄国人赖账的思想准备,弗朗茨同样也有这个思想准备。

    虽然这些钱也是奥地利的战争财,可是既然进了自己兜里,就不能拿去打水漂,总得要花得有价值。

    毫无疑问,这个价值绝对不会是瓜分普鲁士,只能从别的方面进行弥补。

    在弗朗茨看来目前已经回本了。同时削弱了普俄两国,让他们结下了血仇,奥地利在东欧和中欧地区的国防压力大减。

    不过本着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肯定要想办法获得更多的好处。怎么操作,就要考验维弗朗茨的外交手段了。

    外交大臣韦森贝格反对道:“现在停战太早了,况且双方也未必接受我们的善意。

    有英法的财力支持,普鲁士王国还有一战之力,容克贵族主导的柏林政府肯定不会停战,他们还想要从俄国人身上撕下一块肉,奠定他们的大国之基。

    俄国人更是实力犹存,沙皇政府不会这么轻易认输的。他们好不容易才从反法战争中建立了欧6霸权,就这么丢出去,谁也不会甘心。

    双方都有打下去的基础,我们现在调停是两头不讨好。

    有一个冬天的时间缓冲,想必沙皇政府会想办法筹集到足够的资金。

    如果他们筹集不到足够的资金,那么就看沙皇政府给出什么条件了,我们完全可以待价而沽。

    东普鲁士会战的胜利给普鲁士人带来的最大好处,还是在政治上,这让拉拢瑞典参战成为了可能。

    俄瑞世仇由来已久,在过去的三百多年里,他们先后进行了八次大战,直到最近几十年瑞典没落,才停了下来。

    除此之外,奥斯曼帝国也有可能出兵收复高加索地区。他们刚刚完成了一次社会改革,虽然改革并不彻底,不过还是恢复了一部分实力。

    刚刚被俄国人欺负了的中亚三汗国,以及和俄国人翻脸不久的波斯,还有远东地区的清国,这些都有可能成为俄国人的敌人。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英国人的外交官们最近非常活跃,初步判断是在进行串联。

    可以想象沙皇政府来年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如果打赢了普俄战争也就罢了,这些国家会偃旗息鼓;如果要是继续失败,那么他们就危险了。”

    看了看欧亚地图,弗朗茨不得不承认俄国人拉仇恨的能力真强。如果让约翰牛的计划成功,那么四面楚歌的俄罗斯帝国还真不一定能够撑得住。

    “俄奥同盟”这是建立在两国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如果俄罗斯帝国要倒下了,奥地利或许是最先落井下石的。

    弗朗茨关心的问:“英国人的计划,沙皇政府有没有觉察到?”

    内心深处,他已经把俄国这个反面例子当成了教材,再三提醒自己不能浪、不能浪。

    外交大臣韦森贝格回答道:“还不确定,俄国人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们无法判断他们是否洞察了英国人的阴谋。”

    奥地利外交部能够现英国人计划,没有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他们把英国人当做最大的对手。

    既然是对手肯定要重视英国人的一举一动了,然后奥地利外交部在世界各地的机构,都很默契的盯着英国人。

    相费利克斯提议道:“如果英国人有这样一个大计划的话,我们就有必要提醒一下俄国人了。

    俄罗斯帝国不能倒下,如果真的倒下了,那么就必须要肢解他们。目前肢解俄罗斯帝国我们还做不到,那么还是不让他们倒下的好。”

    肢解俄罗斯帝国没问题,关键是没有办法让他们碎片化。仅仅只是在边角料上撕下几块肉,已经不是奥地利的追求。

    尤其是在非洲战略的关键时刻,现在俄罗斯帝国出现了问题,奥地利就会陷入这个泥潭中,短时间内无法脱身。

    弗朗茨想了想说:“那就找个机会,把消息通报给俄国人。不过不是现在,等英国人的计划进行得差不多了再行动。

    涉及到了这么多国家,想要他们同时向俄国人难,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英国人恐怕是一厢情愿。”

    仇恨大家有,利益诉求大家也有。这些因素构成了各国向俄罗斯复仇的前提条件,遗憾的是各国政府不是那么给力。

    由于通信不便的缘故,这么多国家无法进行足够的沟通,大家分布在天南海北,所谓的联合行动只是一厢情愿,很容易被俄国人逐个击破。

    更何况其中不少国家的政府都腐朽了,根本就没有收复失地的勇气,要让他们下定决心,除非英国人亲自上阵。

    既然如此,弗朗茨自然是不着急。等英国人准备的差不多了,才通知俄国人,也可以给亚历山大二世增加一点儿游戏难度。

    要是让沙皇政府用外交手段解决了问题,岂不是让英国人很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