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小说网 > 美漫之纪元开启 > 第四百六十五章 胜利?
    美国队长被捕了。

    消息像一枚深水炸弹在整个国家的范围内引爆了开来,引起了各界的轩然大波。每个人起床后听到了这个消息的第一件事都是检查日期,确认今天是不是四月一号,是不是官方伙同媒体决定和全国的人民开这么一个天大的玩笑。

    这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哪个逃犯,这在说的可是美国队长——那个把这个国家的名字放在代号前缀里、身上穿着国旗、还拥有一座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博物馆的男人。

    而现在,这个人被逮捕了,头上被贴上了“叛国者”的标签。

    很多人觉得这是理所应当。他们说法律被制定出来就应当是为每个人所遵守的,如果有人自认可以凌驾法律之上,那么它还有什么意义呢?

    但也有人认为《级英雄注册法案》本来就荒谬不经,给级英雄套上枷锁并不是解决任何问题的方案。反倒不如说,如果抓捕美国队长代表了现代的这个国家的态度,那是不是意味着政府自己也承认了他们一直以来宣扬的那套所谓的精神理论全部都是在放屁?

    网络上、媒体上、电视节目上,唇枪舌战在整个国家爆了开来。这也正是政府的高层们曾经担心过的问题——当美国队长不在的时候,他们不遗余力地把这个已死的英烈塑造成了国家精神的象征,成为了凝聚这个民族的支柱。而如今这老家伙却奇迹般地活着回来了,那么一旦有一天他决定和政府作对,政府将面对来自整个国家的压力。

    但不管怎么说,多亏了托尼·斯塔克的鼎力相助,这场仗他们终究是赢下来了。舆论可以被引导,风波迟早会平息,代价是可以承受的。至少美国队长已经被抓进了高墙,最大的威胁已经解除。

    但追随美国队长的那些英雄们并没有随着他一起被抓获,他们在领袖投降之后便各自散去了——那么多的级英雄,其中还有个拥有群体传送能力的斗篷,要想抓捕他们全部近乎是不可能。但那也无所谓了,失去了美国队长,他们也就失去了反抗的主心骨。剩下的人再多也不过是游勇散兵,对法案的推行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大局已定,级英雄成为政府员工的事实基本已被敲定。今后任何未经注册的能者都将被视作违法人员,一旦现便将由神盾局负责缉捕。

    托尼·斯塔克成为了这场内战最终的胜利者。但打赢这场仗,他没有喜悦、没有兴奋,甚至没有如释重负。

    他只感觉到......空虚,沉重得让人透不过气的空虚。

    他一次次地自问,却似乎又永远没法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这一切究竟值得吗?

    阴云密布了华盛顿的天空,漆黑的云仿佛凝成了狰狞的爪牙。上苍阴沉着脸,云层后闪烁着白色的雷霆,滂沱的暴雨倾盆而下,仿佛在震怒。

    红金的残影撕裂雨幕,身后拖着金色的尾焰,冲破乌黑的云层,于万米的高度登6了神盾的浮空母舰。

    “斯塔克指挥官已登6平台。”

    “目视确认?”

    “确认。”

    “解锁七号入口,指挥官登舰!”

    托尼顺着红色的通道进入了母舰。他一边走,身上的铠甲一边自动解除,变回液状从毛孔里吸回了他的身体。

    他来到一扇被层层加固的合金门前,一批特工早已在门外候着了。

    “长官。”领队的特工向他行礼。

    “他在里面吗?”

    “是的,长官。”

    “很好。”托尼走上前,先后扫描了指纹和虹膜解锁大门,说道,“我们需要单独待一会儿。”

    “明白,长官。”

    托尼穿过合金门,门板紧跟着在他身后落下。空荡荡的房间末端摆着漆黑的牢笼,昔日的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就坐在那儿,衣衫不整金凌乱,脸上疲惫但却不失刚毅。

    他在托尼进来时都没有抬起头来。

    托尼按住了耳麦:“贾维斯,给我屏蔽一切外部讯息,切断全球网络。”

    “全球网络已切断,先生。”

    托尼在监牢外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队长还是没有抬头。

    足足有一分多钟诡异的沉默,托尼才开口说道:“你知道,你只是临时待在这儿。我现在正在办手续,过几天我会让人给你安排一个环境好点的地方......”

    罗杰斯阴沉地开口了:“比如说一间带电视机的监牢吗?”

    托尼噎住了。片刻后,他才徐徐道:“事到如今,我也并不再试着辩解什么。我这么做......也并不是希望还能挽回些什么,我从没有过那样的奢求。”

    队长没有吭声。

    “我知道在你的眼中,现在的我看起来是什么样。威风凛凛,手握重权......你一定觉得我很享受这一切。”托尼说,“看看那帮小伙子,他们向我致敬、服从我的命令......但是你的话肯定能感觉到。他们不是我的人,他们是尼克·弗瑞的兵,他们不喜欢我来号施令。我猜他们今后可能得开始学着喜欢我了。”

    他叹息了一声。

    “我只是想告诉他们一点,而且我跟他们提到了伊庇鲁斯的皮洛士王。你知道他是谁,对吧?你肯定知道。”他继续说道,“皮鲁斯战争时期,这位古希腊君王在赫拉克利亚——也就是阿斯库鲁姆——击败了罗马人。那简直是一场无休止的战争,双方损失惨重,有如末日一般......目光所及之处横尸遍野。他的朋友全部阵亡,指挥官也悉数战死。剩下的人开始庆祝胜利,可是皮洛士王却矗立在那里,说:‘再来一次这样的胜利,我将失去整个战争’。”

    托尼揉了揉鼻梁,神色相当疲惫。他在这场谈话中的立场分明是胜利方,表现得却像是苍老了好几岁。

    “他在说,胜利本该意味着征服和满足,但有时候胜利却并没有带来那种感觉。有时候,胜利的感觉更像是失败。如果从失去的一切来衡量,那也确实就与失败无异。所以有的时候,胜利带给你的感觉就是这个样子......感觉就像彻头彻尾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