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小说网 > 我在异界是个神 > 第291章 问扶桑要核弹
    “凉介大人,最近扶桑境内因为您的帮助,已经太平许多了。”

    “那些不断诞生的鬼怪,根本不是您提供的武器的对手。”

    “另外晴明神社内的人也已经达到了一百多人的规模,这些人您放心,全都是可靠的人选呢。”

    面对俊美仿佛妖魔的安倍凉介,土御门保持着她应该有的敬畏,恭敬的说道。

    安倍凉介一边漫不经心的听着,一边在心中冷笑。

    “恶念雕像目前限于我的实力,仅仅能够产生一级和二级的鬼怪,这样的鬼怪自然不会是凡枪械的对手。”

    “至于这神社里,每一个都是可靠的人?呵呵……不一定吧?”

    安倍凉介微微眯眼睛,漫不经心的样子让土御门美惠并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

    “那么,有需要我出手的什么事情吗?”

    耐心的听土御门美惠说完之后,安倍凉介用他那狭长的眼睛看着土御门美惠。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撞上凉介大人的眼神,她就下意识的浑身酸软。

    雪白的皮肤不知不觉的攀上一抹红晕,面对凉介大人的问题,土御门美惠低着头回答道:

    “凉介大人,目前我感觉肉身已经锻炼到一定的程度了,但是想要再进步,好像很难,希望能够得到凉介大您的指点。”

    “另外就是神社内部不少人都迫切的希望得到凡功法,虽然暂时还没法修炼,但是凉介大人,这到底是民心所向。”

    “还有就是朝廷那边希望您能在提供一批凡武器和丹药,您也知道,为了扫清国内的鬼怪,子弹的消耗是很快的。”

    听着土御门美惠提出的种种,安倍凉介的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只见他伸手一招,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之下,土御门美惠一下子就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趴在桌子上。

    指尖从她的侧脸往下,划过那dcup之后,又往上转到了土御门美惠的手臂。

    最终,土御门美惠的纤纤玉手就被安倍凉介牵在手里。

    一脸羞耻的看着凉介大人,还不等她开口说些什么,一股冰冷的力量就从凉介大人的指尖注入到他的体内。

    “啊……”

    下意识的娇喘了一声,那让人想入非非的声音让土御门美惠的俏脸更娇的羞红了。

    就在这时,安倍凉介的声音响起:

    “肉身的打磨已经差不多了,没有必要继续打磨肉身了。”

    “记住,我们是阴阳师,并非是武士,式神足够让我们的肉身变得强大起来。”

    伴着安倍凉介的声音,那种冰冷的力量从美惠体内如同潮水一般褪去,意犹未尽的神色之中,土御门美惠匆匆的收拾着自己的衣服,而后跪坐在地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安倍凉介:

    “凉介大人,那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安倍凉介轻笑一声:“你懂修行吗?”

    一句话,让一脸潮红的土御门美惠瞬间懵逼,一脸茫然的看着安倍凉介。

    而安倍凉介则是徐徐说道:

    “在东方的修炼观念中,任何的法门都离不开冥冥中的道。”

    “道是什么?是人赋予天地运转规律的一个名字罢了,有了这个名字,才有了可以去追寻的实体。”

    “今时不同往日,往日的天道是天地间万物运转的道理,每一个细节都可能成为凡的源泉。”

    “但是现在呢?凡的道理蕴藏在星空之中,道这宏大的概念就不适合在用了。”

    “修炼的时候,如果观想伟大的星空是一个伟大的神灵,比单纯的修炼、或是观想天道,更加的容易接近凡的源泉。”

    土御门美惠一脸认真的听着安倍凉介的科普,一张可爱的小脸上挂满了土鳖才有的表情。

    眨了眨眼,安倍凉介试探性的问道:

    “凉介大人,这是不是和武士的修炼需要观想心中之剑一个道理?心中之剑实际上根本不存在,但是这样却可以让武士更加接近剑道所在?”

    瘸了!这么好的悟性也瘸了!

    安倍凉介赞许的看了土御门美惠一眼:

    “没错,科学已经证明了星空浩瀚无穷,所谓的星空不过是一颗颗星体在宇宙中运转罢了。”

    “但是我们既然是在地球上汲取星空的力量,想要更加亲近星空,就不妨将星空想象成是一尊无悲无喜的伟大存在。”

    “和上个时代的天道一样,这是为了让修炼者更加直观的置身于凡的源头之中罢了。”

    说着,安倍凉介用手背摩挲着美惠的脸蛋,邪笑一声:“这是过来人的经验,可以让你少走许多弯路的经验。”

    被安倍凉介那纤细的手指抚摸,美惠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她不敢也不想躲开,只能羞红脸说道:

    “嗨咦,我明白了,凉介大人。”

    安倍凉介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修炼功法的事情……可以择优传授,这个尺度你自己掌控。”

    一边说着,安倍凉介的指尖一边攀上美惠的眉心,也不见安倍凉介用力,阴阳道下一境界,沟通天地吸纳星辰力量的法门就出现在美惠的脑海之中。

    还不得土御门美惠感谢,安倍凉介的声音就变得冰冷起来:

    “但是若是晴明神社的功法外泄了,我就唯你是问,明白吗?”

    冰冷的语气让土御门美惠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她不断的点着头:“凉介大人放心,我明白了。”

    “恩……明白就好。”

    安倍凉介的语气再一次变得如何起来,他挑起土御门美惠的下巴,妖异的脸孔凑到她的面前,有着一点狐火燃烧的眼睛注视着土御门美惠:

    “那么,接下来就拜托美惠巫女联系朝廷了。”

    “凡武器我可以继续提供,但是……我想要核弹!”

    “恩?”

    土御门美惠的眼睛睁得好大,她可没想到凉介大人会提出这种要求。

    不过骨子里有着一股奴性的扶桑女人,还是眨了眨眼:“嗨咦,我明白了。”

    安倍凉介满意的笑了笑,放开了她的下巴,意兴阑珊:“好了,去吧。”

    ……

    扶桑朝廷,得到晴明神社消息的扶桑朝廷一片哗然。

    虽说他们已经被方累给洗脑了,单纯的认为异界随处可见的凡材料珍贵无比,已经做好了回报阴阳师大人的准备。

    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阴阳师大人竟然胃口这么大。

    那可是核弹啊!

    如果说非要在世界上找到一个害怕核弹的国家,扶桑绝对是第一个!

    本来就是一个领土不算大的岛国,被核弹的恐怖威力洗地,直接让扶桑上下一代代都有了心理阴影。

    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扶桑管花旗叫爸爸的原因了……

    一场紧急的会议在东京匆忙的举办起来,大量政要出席会议。

    会议之中,军方代表一脸的懵逼,下意识的咆哮道:

    “那可是核弹!那可是核弹啊!核弹绝对不能被独立个体掌握!”

    “他怎么可能知道我们有核弹的?我们对外,从来都是没有核武器的。”

    而皇室那边,似乎早就有了内部的磋商,一位皇室代表不急不缓的说道:

    “核弹很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诸君有没有想过,以当日凉介先生在东海表现出来的力量,他为什么需要核弹?”

    “如果凉介先生要对扶桑不利,他根本不需要核弹。”

    “当然,阴阳师一直都是扶桑的瑰宝,也许我们内部会有矛盾,但是阴阳师始终会是扶桑的一部分,对于扶桑不利,我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

    皇室的话,让军方的人冷静了不少,但是到底是牵扯到核弹的大事,谁也不敢善做决定。

    “听闻是凉介大人在答应继续为扶桑提供凡武器和丹药之后,才忽然间提出核弹这个要求的,你们说会不会是凉介大人想要研究并改造核弹?!”

    不知道是谁,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话音一落,整个会议室都为之一静。

    良久过后,国会的人轻咳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天照大神在上,若是核弹也能变成凡武器,扶桑怕不是要拥有毁灭花旗的力量了!”

    毁灭花旗!

    这个词让在场的扶桑人集体高潮了!

    在扶桑人心里,花旗就是无可争议的世界第一。

    他们掌握全球贸易的币种、他们通过各种手段转移通货膨胀、他们还会将国债都变成满足自身的手段……

    若不是扶桑人早早的认了花旗当爸爸,怕不是就要和隔壁的华夏一样,被花旗坑到房价和互联网企业市值高到吓人的局面了。

    不过扶桑人不得不服的是,隔壁华夏因为种种不得以的原因被花旗坑成这样,却是依旧坚挺着,这一点绝对不是扶桑能够做到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世界霸主的诱惑,对于这些政客来说,绝对是无法抵挡的。

    当然,扶桑人也并不全是蠢货,当即就有人提出了质疑。

    “核能太多霸道,而且核聚变瞬间释放出来的能量有多强你们知道吗?能改造那样的东西,意味着凉介大人本身也要有不算悬殊的力量才行。”

    “或许,凉介大人是需要用核弹做一些事情?”

    “灵气复苏的时代,就如同那蛟龙一般,没准就有宝贝诞生了,但是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未必就能得到宝物。”

    “而核弹,恰恰就是让一个人力量暴涨的东西!”

    质疑的人,掷地有声,有理有据,让会议室内不少人刚刚激动的内心都跟着冷却了下来。

    一番讨论之中,扶桑朝廷很快有了决定,只见国会的一位老者毋庸置疑的说道:

    “说到底,我们现在所猜测的都只是猜测。”

    “虽然凉介先生脾气并不好,但是凉介先生到底是我们扶桑的阴阳师大人,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派人和凉介先生亲自沟通一下。”

    “如果凉介先生的诉求合理,核弹……也不是不能不给他的。”

    “诸君记住了,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

    “从东海那一幕我们就可以看到,当凡者大成的时候,单体的力量就不逊色于核弹。”

    “而面对掌握着种种神异的凡者,我们的核弹也许都没有机会引爆。”

    “所以……是非轻重,希望大家能考虑清楚。”

    “散会!”

    一番激烈的讨论,引起了扶桑上下对于凡的思考。

    但是不管怎么说,最终扶桑还是派出几个人,朝着京都方向的晴明神社而去。

    晴明神社内,安倍凉介笑眯眯的看着身前的四人。

    这四个人,全都是老熟人了。

    而因为自己的缘故,这四个人在扶桑朝廷内部的地位也是在水涨船高。

    毕竟谁都知道,他们很有可能已经获得了阴阳师大人的友谊。

    那一位的友谊,在这个灵气复苏的时代里,就代表了绝对的力量。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四人在面对喜怒无常的阴阳师大人的时候,一个个都跟孙子似得……

    “凉介大人,听说您想要一枚核弹?”

    军方代表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点头哈腰的说道。

    安倍凉介轻轻煽动着团扇,形容懒散,理所当然的说道:“没错,我需要一枚或者更多的核弹!”

    “凉介大人,您也知道,核弹这东西干系不小……您看您能不能透露一下您需要核弹,到底是为了什么?”

    军方代表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一层虚汗不自觉的浮现在他的额头。

    安倍凉介实在是太恐怖了,当日在东海上那化作须佐能乎的恐怖力量,足够这军方之人敬畏一辈子。

    好在,这一次安倍凉介并没有怒,反倒是理解似得的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解释道:

    “需要核弹来干什么?当然是用来爆炸了。”

    “不过你们放心,这只是一个以防万一的手段罢了。”

    “另外,我也可以保证,就算核弹爆炸,也肯定不是在扶桑,甚至可能不在这颗星球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