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小说网 > 我在异界是个神 > 第375章 道人与和尚
    天下道门,能号称祖庭者,绝对不仅仅龙虎山一家。

    在滇南之地,有一龙泉观同样号称道教祖庭。

    明洪武七年,精通道教经典的刘渊然入滇传道,创建滇南长春观,被尊为道教长春派始祖。

    朱元璋和朱棣在位期间,刘渊然因道法灵验而得到皇帝宠幸,先后担任总领天下道教的中央官署这样的职务,一时名满天下。

    但性情耿直的他,后因触怒权贵而被贬谪至龙虎山,旋又谪至滇南。

    再次来到滇南后,刘渊然开始在龙泉道院传道。

    因道行高深且曾受明太祖、成祖礼遇而在当地声名远播。百姓遇到大灾患时,都前往龙泉道院求济,且无不得偿所愿。

    明洪熙元年,仁宗皇帝将刘渊然召回京师,命其领天下道教事,赐二品印诰,地位与龙虎山张真人等同,刘渊然再次成为声名显赫的全国道教领袖人物。

    他奏请仁宗皇帝将自己的传道旧所龙泉道院更名为龙泉观,龙泉观的称谓自此开始。

    这样的一座龙泉观,可谓是根正苗红的道教祖庭,固然不如龙虎山远甚,但也不可小觑。

    隶属于正一派的龙泉观内,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正跪在掌门厢房之前,久久不肯起身。

    天色微明,男子的身上沾满了南方特有的露水和潮湿,他赫然是已经跪了整整一夜!

    吱呀

    掌门厢房的木门被徐徐推开,年迈的掌门看着长跪在那里的中年男子,语气中满是复杂,痛心和无奈的神色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

    “何苦如此?”

    看着跪在那里的中年男子,堂堂龙泉观掌门,竟然是有着一种自己家孩子被别人嘲笑,自己却无能为力的自责和心痛感。

    要知道,眼前这男子,虽然不是他血脉后人,但也是他从小看到他,也从小教到大的徒弟。

    他也是未来龙泉观的掌门接班人!

    只是不曾想,就这么一个被自己给予厚望的弟子,竟然在得知了龙虎山开山收徒之后,动了想要拜师龙虎山的心思。

    为了这件事,他甚至已经在这里跪了一夜,而自己也同样是一夜没睡。

    “痴儿,凡对于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老掌门的声音悠悠响起,语气之中满是疲惫。

    中年男子仰起头,一脸决然而又痛苦的看着自己的老师,倔强道:

    “老师,我……我不甘心啊!”

    “我从小就跟你修行……自认已经明白了所有的道理,却始终不能接触凡的秘密!”

    “祖师爷道法灵验,堪比龙虎山张真人,我作为龙泉观的后来人……我不甘心啊!”

    “老师!”

    “弟子想要求得大道啊!”

    掌门嘴唇抖动了下,终于忍不住轻叹一声,身影似乎都在这一声叹息之中变得落寞起来。

    自己徒弟的心思,自己怎么能不明白呢?

    修道之人,哪一个不想要求得大道获得脱!

    哪一个不想如同传说中一样,拥有一身凡脱俗的本领?

    若非自己实在是太老了,离不开这龙泉观了,恐怕自己也会动了拜师龙虎山的心思吧?

    “罢了!”

    良久过后,掌门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你要去便去吧,你我师徒一场,为师没能教你这凡之道,说起来都是为师的罪过。”

    “师父!”

    中年男子将头深深的埋在石板上,身体却是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掌门心里难受,他这个做弟子的心里更难受。

    但是没办法……凡之路,只有那一条。

    掌门的小院里,一片寂静与悲恸,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小道童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怯懦的说道:

    “师祖,道门协会那边有电话找您。”

    深吸几口气,将眼眶中的浊泪硬生生憋住后,掌门平静的说道:“拿过来吧。”

    道童连忙一路小跑,将手机递了过去。

    “嗯……”

    掌门神色平静。

    “嗯?”

    掌门眼睛瞪得好大。

    “嗯!”

    掌门一脸不可置信。

    “嗯……”

    掌门一脸懵逼的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掌门身上那股迟暮之气尽褪,他目光灼灼的看着依旧跪在那里的弟子,沉声道:

    “若是世间有双全法,可以让你窥得大道,又不离开龙泉观,你可愿意?”

    “若这双全法,可能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你可愿意?”

    “嗯?”

    中年男子豁然抬头,一脸懵逼。

    ……

    金佛寺,佛门一香火长盛之寺庙,其中的高僧和掌门,更是友人遍布各个行业。

    金佛寺并不大,但是香火堪称恐怖,离得好远就能看到浩荡的香火大龙冲天而起。

    不过,固然香火鼎盛,但是那都是香客所增。

    金佛寺如今本身,内部却是有些尴尬。

    因为凡力量被确认存在的缘故,大量的凡俗中人都纷纷加入金佛寺这座看起来还算是有些底蕴的寺庙之中,以至于金佛寺的人气一下子旺了不少。

    可是这些信徒基本上都是俗家记名弟子啊,偶有剃度出家的那种,也是为了凡力量而来,心思根本就不纯定。

    而原本老老实实的僧人,则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俗了……还俗了……还俗了……

    方丈大师对于这种情况是一脸懵逼的,虽然金佛寺的弟子不增反减,但是真正懂佛的人却是越来越少。

    长久以往这样下去,金佛寺怕不是要从如今在信徒之中的地位跌落下去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金佛寺算是有钱了,方丈大师正琢磨着要不要把金佛身上那层金漆换成真正的黄金,还有大雄宝殿也该翻新一下了,对了,山下的山门也可以换得更气派一些了。

    可以说,除了真正的僧人越来越少外,方丈大师如今还是挺滋润的。

    不过这样的滋润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张从宗教协会过来的通知,让金佛寺内真正的僧人们都纷纷躁动了起来。

    通知中明确表明有一处凡秘境出现,其中疑似有凡遗物存在,潜龙特邀天下道门佛门一同探索秘境。

    对于金佛寺这样档次的寺庙来说,名额只有一个!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金佛寺里真正的僧人全都沸腾了!

    谁不渴望成为凡啊?这些僧人也渴望,不然也不会生出还俗,而后转投道门的想法了。

    若不是他们还没找到下家,估计早就跑了。

    现在好了,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他们没走,于是就有了这一次机会!

    “贫僧估么着,方丈大师看贫僧这不离不弃的忠诚,应该会将这个机会给我吧?”

    “呵呵,师弟你还太年轻,师兄不也是不离不弃?而且这么多年,贫僧对金佛寺所作出的贡献,师父都看在眼里呢。”

    “贡献?玷污佛陀的事情,也算是贡献吗?贫僧十几年来青灯古佛,一颗佛心坚定无比。”

    大雄宝殿之中,那些留下来的真正的僧人提前就到了这里,一番冷嘲热讽之中,已经开始了言语上的交锋。

    事实上,就在今早有沙弥通知方丈大师让他们在大雄宝殿集合,有重要的事情宣布的时候,他们就心中有了大概的猜测。

    方丈大师一定是要宣布这个名额的归属问题!

    但是方丈大师还没来,一切自然就是未知数,在场的所有人也就都是自己的对手。

    对于自己的对手,不用和他客气!

    大雄宝殿之中,一片嘈杂。

    片刻之后,一个胖乎乎的老和尚笑眯眯的走入大雄宝殿之中,那清晰的争吵声似乎他根本就没听到一样。

    站在大雄宝殿那巨大的金佛之下,手持念珠的方丈看着在做的弟子,笑呵呵的说道:

    “当年承蒙师祖厚爱,老衲有幸成为咱们金佛寺的方丈,这一晃已经有三十多年了。”

    “一直以来,老衲在这个位子上都是如履薄冰,不敢有丝毫的差池,生怕给列祖列宗丢脸。”

    “几十年如一日,总算在今日,我金佛寺才有了如今的香火。”

    “这些成就,和你们这些心向我佛的弟子是分不开干系的。”

    方丈那如同念经一般柔和的声音响起,让所有的僧人都站的笔直,就好像方丈只是在夸奖自己,没有夸奖别人似得。

    而正是因为方丈这一番夸奖,让他们更加坚信,今日方丈是要用这个前往秘境的名额来奖励兢兢业业的弟子。

    一时间,所有的僧人都如同等待老师夸奖的小学生一样,站的笔直,直勾勾的看着年迈的方丈,脸上写满了快翻我快翻我。

    在这样的目光之中,方丈忽然间叹了口气:

    “可惜……可惜师祖他老人家早登极乐,没能在人间目睹我金佛寺今日之香火鼎盛。”

    “更没法见到我金佛寺一枝独秀的未来。”

    方丈说道这里,忽然间扫视在场的所有僧人,这个时候方丈才现他们都在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己,似乎做好了随时为金佛寺献身的准备。

    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都是好孩子啊……

    方丈深吸了口气,不由得在心中感慨了一声。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重新恢复了一副笑脸之后,他才继续开口道:

    “净能!”

    “弟子在!”

    法号净能的和尚闻言,身体猛地一震福的脸蛋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涨红起来。

    只见净能和尚飞快的走了出来,正立在大雄宝殿中央,仿佛是在等待着佛陀的安排。

    “方丈,我举报!净能他……他和女香客!”

    “方丈,不仅仅是女香客,净能他还克扣香火钱。”

    “他上次还背着方丈私自外出做法。”

    “他还给人开光!”

    还不等方丈说什么,其他的僧人顿时就急了,一个个也顾不得会不会撕破脸皮,直接就将净能的丑事给扒了个一干二净。

    在这样的扒皮下,原本兴奋无比的净能和尚,瞬间脸色就变得苍白得毫无血色!

    身躯,更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们说的可都是真的?”

    方丈大师对着净能一脸严肃的说道。

    净能脸上毫无血色,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之人似得,不承认自己的丑事,反倒是疯狂的抹黑起其他人。

    “师父,他……对,就是他,他前一段时间和道门之人联系上了,要去转投道门。”

    “还有他,他在某宝上卖辟邪符,还用您的照片做宣传。”

    闭上绝路了,此刻被净能完全被那些昔日的同门给闭上绝路了。

    但是要知道自己面对的可是凡的诱惑,绝对不能放弃,只要能成为凡,就能真正的一步登天。

    到时候,自己想给谁开光,就给谁开光!

    想到这,一通乱咬之后,净能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师父、方丈!弟子……弟子这么些年,为了金佛寺兢兢业业,没有白天没有黑夜。”

    “弟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咱们金佛寺的帐、还有李女菩萨的接送,这都是贫僧替您……”

    “咳咳!”

    净能才哭号到一半,方丈大师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打断了净能的哭号。

    似乎是耐性已经被耗尽了似得,方丈大师狠狠的瞪了净能一眼,而后看向所有僧人说道:

    “不管净能的身上有没有那么多不是,但是他到底是在场所有人之中,对金佛寺贡献最大的那一个。”

    “哪怕是老衲,这些年做出的贡献都没有净能大!”

    净能闻言,转悲为喜,豁然抬头看着方丈,只觉得现在的方丈比自己的亲爹还要亲。

    太刺激了!

    上上下下的,实在是太刺激了。

    哼!

    任凭你们如何抹黑贫僧,方丈大师最器重的不还是贫僧。

    如同一只斗赢了的大公鸡一般,净能和尚从地上爬了起来,骄傲的扫视了众人一眼,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老方丈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幕,似乎并不介意净能和尚的喜形于色。

    只见方丈朝着净能就走了过去,将手上的念珠往他手里一赛,迫不及待的说道:

    “净能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金佛寺的方丈继任者了。”

    “老衲若是不回来,半年后,你便是金佛寺的方丈啦!”

    “放心,各种票据什么的,老衲昨晚已经连夜和律师谈过了,绝对可靠。”

    “Tm?”

    净能和尚脸上的幸福瞬间凝固,手中的念珠也不自觉的掉在了地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老和尚。

    而其他的和尚,本是如丧考妣的他们,此刻也一个个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方丈法师。

    Tmd!

    什么情况?

    不是把探险名额分给年轻弟子吗?怎么特么的变成下一任方丈人选指定了?

    大殿之中一片寂静,这个时候方丈法师兜里的手机响了。

    “喂?到了?行,等我几分钟,老衲马上就到!”

    飞快的挂了电话,方丈来到净能和尚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看向所有的和尚:

    “这金佛寺的偌大基业,就交给你们了。”

    “至于奥林匹斯秘境一事,老衲实在不忍你们这些年轻人去送死。”

    “诸位,就此别过!”

    “若是有缘,我等还是师徒。”

    说完,老和尚步履匆匆就朝着大雄宝殿之外跑去。

    “师父!”

    净能终于反映过来,看着老和尚那矫健的背影,顿时哀号出声:

    “弟子……弟子不才,不敢担当方丈之位啊!弟子不怕死,让弟子去吧!”

    说着,借着年轻的身体素质,净能飞快的追上老和尚,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抱着老和尚的腿就开始大哭起来。

    任老和尚这一路如何努力,哪怕是到了门口了,都死活不撒开。

    气喘吁吁的老和尚看了看门口的滴滴,又看了看抱着自己大腿的净能,咬了咬牙:

    “滚!”

    而后嘭嘭两脚下去,净能直接被老和尚给踢开,而后老和尚便匆匆的上了车,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