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小说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22章 牛皮不是不能吹,但也不能这么吹
    万江楼,乃是当下重庆府最好的酒楼。

    在雅间落座之后,孙休便张罗着布置菜,自然是各种珍馐佳肴,只选贵的不选对的。

    这些东西,段岩是自然不会插手的。

    只是等到孙休点菜完毕,让小二快去准备的当口,他才说了声且慢,同时对来福点了点头。

    “这些菜,用我们自己的盐,万不可用你们酒楼的盐!”

    来福会意,上前和小二招呼一声,并拿出了一点提前用小纸包包好的盐巴递给小二。

    小二喏的一声应下而去,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毕竟开着酒楼,这食客各种性情,甚至要求只能用自家带来的碗筷的都有,让放自家带来的盐巴之客,那就更多了——毕竟时下的盐巴都是手工操作,没有标准,也有不少客人喜欢将买回来的盐巴自己再精炼一遍才食用的……

    孙休也是如此。

    在说了一声段小兄弟你可真讲究之后才道:“其实大可不必——我从小在盐坊长大,炼盐之所有工序,都有规制,市面所见之盐,只要不是私盐,便已经精无可精,自己回去再炼,其实毫无必要……”

    “那可未必!”

    段岩笑笑,意味深长。

    孙休却明显不觉得如此,但明显也不想在这件事上和段岩纠缠,一笑而过之后才言归正传道:“整个重庆府之人,都言段小兄你冥顽不灵是非不分,今日一见方知人言大缪——段小兄你,为何如此?”

    “孙兄所言,段岩不懂!”段岩笑笑。

    “不懂?”

    孙休哑然道:“你之前暗中递给何主事纸条之事,某可亲眼目睹——段小兄你可别告诉我,是我看错了,今日之残句,以及之前之竹叶青赋,都非你所作!”

    “孙兄你的确看错了,那竹叶青赋,以及今日之残句,也的确非我所作!”段岩笑眯眯的回答。

    “……”

    孙休真是无语了,半晌才憋出一句道:“世人皆叹怀才不遇,从未见过如段小兄你这般,一腔才华却不欲人知的——难道段小兄你就不觉得浪费么?”

    “那得看什么才华!”

    段岩终于正了神色,盯着孙休问:“难道孙兄你以为,科考八股,吟诗作对——这些就是真正的才华?”

    “难道不是?”

    “至少不是最重要的!”

    听到段岩的回答,孙休心说,现在我算是明白你明明胸有韬略,却臭名远扬了!

    不过却也忍不住的问道:“但段小兄你以为,什么才是真正的才华?”

    “真正的才华,是让一身所学,造福我大宋子民!”

    段岩又笑了起来,悠悠道:“大了说,先助我大宋剿灭蛮蒙,还四海清平,再让我大宋子民,人人食有肉,居有屋,行有衣,进而扬我大宋之威仪于寰宇,上国天朝,万国来贺……”

    这些话,听的孙休是面皮直抽抽,加倍确定段岩在考场被乱棍打出,那是活该了!

    毕竟段岩所说的这些,别说什么威仪寰宇万国来贺这些,也不说让人人食有肉这些,就说这剿灭蛮蒙……

    蛮蒙与宋之战,距今历近百年。

    百年来,大宋朝也出过无数名将,不说远的如岳武穆,韩良辰,就说巴蜀前制置使吴府尊……

    这些人,有哪一个不是文韬武略,怀经天纬地之才?

    可现在呢?

    我大宋不还是且战且败,偏居一隅?

    你可倒好,说的跟灭蛮蒙易如反掌一般,都想着要威仪寰宇了!

    牛皮不是不能吹,但也不能这么吹啊!

    “灭蛮蒙,在我看来,的确易如反掌!”

    段岩大笑,长吟道:“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不过弯弓射大雕……”

    词句之豪迈,冠绝宇内!

    但孙休不但没有感到热血澎湃,反倒是头皮麻,都有点后悔邀段岩来酒楼了!

    这特么,不说史上帝王,就没一个你放在眼里的,就说这宋祖还稍逊风骚——你想咋的,还想反啊?

    “段小兄,慎言啊!”

    孙休几乎在央求段岩道:“某现在已经知你才华横溢,但再才华横溢,也不能口出狂言,更不能不尊不讳——小心祸从口出!”

    “没有不敬之意——且我之所赋,并未做完!”

    段岩笑的诡异,意味深长的看了孙休一眼才正色道:“我只是类比而已——蒙贼不过仗着弓强马快而已,文治武功,不说比之秦皇汉武,就算比之我大宋太祖,也不过一介莽夫,灭之何难?”

    此子好深的心机!

    本就以心机深沉著称的孙休注意到了段岩的眼神,暗暗心惊,同时也觉得这和之之间实在是没法聊了!

    因为他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段岩的节奏,继续聊下去,会让自己显得像个煞笔……

    “这些缥缈之事,我知道孙兄你定然不信!”

    好在段岩适可而止回到正题,指了指来福身上还剩下的那些盐巴道:“那我们从小了说——就说这盐巴,如何?”

    孙休松了口气,摆出了一副你尽管问,答不出算我输的表情,心说吹牛比你不过,但要说这盐巴……

    我孙家世代盐商,某自小更是在盐坊长大——别看某现在已是举人,但这盐巴,从取卤到覆浇到熬煮,就没一样能难的住某的!

    “孙兄可知,这盐卤有哪些成分?”段岩问。

    孙休一脸星星,心说这炼盐之法,乃是世代所传总结而来,什么成分?

    什么什么成分?成分是什么玩意儿?

    “盐卤中的主要成分,除了一些杂质之外,最多的就是氯化钠,氯化镁,氯化钾……”

    段岩侃侃而谈道:“其中我们所需要的盐,就是氯化钠,剩余的物质都需要祛除,否则炼制出来的盐巴不但有怪味,而且食用之后还有害健康,会造成中毒,牙齿脱落,脾脏肿大……”

    “段小兄,你等等!”

    孙休一脸懵逼的瞪着段岩道:“某从小在盐坊长大,所有工序了如指掌,可你说的这些,为何我闻所未闻——你,莫不是在蒙我?”

    “你不知道,并不等于不存在!”

    段岩看着孙休的眼神,带着点儿怜悯——他很清楚自己所说的这些,对孙休这种自视甚高的家伙有多大的冲击。

    那眼神,让孙休颇感羞辱,恼道:“段小兄你尽可以取笑某孤陋寡闻,但你又如何证明你说的是真的,而不是随口胡诌?”

    “之前某言平蛮蒙不过举手之劳,你不信,我无法说服你,那是因为我还没做到……”

    段岩盯着孙休道:“所以我才说到盐——我说的这些,我带来的这袋盐巴就是证据,不信你大可以尝尝,看看和你家所炼之盐,有何区别!”

    孙休用手指蘸着一点盐巴往嘴里一放,立即就呆住了……

    而同时,聚集在酒楼后厨的厨子们,酒楼东家们,也都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