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小说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25章 葛渐行
    胖花不在,段岩来福这主仆二人的生活,顿时就没了人照料。

    虽然因为有了银子,主仆二人的吃喝问题都可以用银子来解决,但在吃着酒楼送来的席面之时,来福依旧忍不住的长吁短叹,言语间满满的都是对胖花被派往孙家的羡慕。

    明显的,这家伙是在嫉妒胖花到孙家指点精盐的技术,孙家绝对会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不说,走的时候,孙家说不得定然要打赏些银钱……

    而他在家里陪着段岩,明显就少了这么一些进项。

    “你这家伙!”

    被来福吵的耳根子不清静的段岩不满的斥道:“堂堂男子汉,为了区区银钱喋喋不休,成何体统?”

    来福缩着脖子,心说小郎你一身本事,赚个几千两银子举手之劳,当然不在乎区区银钱——可我能跟你比么?

    经来福这么一说,曾经也苦过的段岩便没了继续训斥的兴致,只是道:“好好的帮你少爷我做事,以后别说是区区银钱,就算是泼天的富贵,那也未必就没有可能!”

    听到这话,来福心头这才豁然开朗,然后便开始了马屁如潮。

    诸如那黄亮,诗才名满全蜀,比如那孙休,盐商之子,而且还是当今举人,它日科考说不定能东华门唱名……

    “可那又怎的?”

    来福一脸与有荣焉的表情哼哼道:“跟小郎你比,这些家伙那就是个屁啊……”

    ”少拍马屁,多做事!”

    段岩懒得搭理这家伙那低级的马屁手段,吃完饭便让之赶紧伺候自己休息,明儿一早,还得去葛家。

    葛家,当然是葛存一葛郎中家。

    葛郎中家就在重庆府内,距离段岩现在寄居的小院,大概步行半个时辰的距离。

    不过相比段岩居住的小院,葛家的院子可就大的多了。

    两进的院子,大大天井,青砖绿瓦,看着别提多气派了。

    踏着过了一夜又厚实了不少的积雪走进葛家,段岩第一眼就看到了院子中架着两口铁锅和一口蒸锅。

    不少的葛家人正在院子里忙活着,将干净的棉花放进锅内,放入生石灰熬煮,清洗,烘干,然后又放进密闭的蒸锅内干蒸……

    显然,这些工序,都是葛存一按照他的交代在帮着制作脱脂棉。

    “来福,来啦?”

    看到来福,一名二十余岁,看着干干净净的青年快步过来打招呼,目光这才落在段岩身上,长躬道:“葛渐行,见过段小兄!”

    葛渐行是葛存一的小儿子,医术方面,颇得葛存一的真传——这些事,来福自然早就说与段岩听过了。

    段岩回礼,这才指着忙碌的一众道:“为了段岩之事,让诸位费心了!”

    “段小兄哪里话!”

    葛渐行打量着段岩笑道:“能为段小兄你这等绝世之才效劳,实乃我葛家之幸!”

    客气一番,葛渐行这才将段岩往屋内引,同时差人去找葛存一。

    “令郎温文尔雅又一表人才——葛老福气!”

    见到葛存一,段岩笑道——这倒不是客气,实在是葛渐行给他的印象,的确极好。

    “跟相公相比,却是差的远了!”

    听段岩夸奖自己的儿子,葛存一自然开心,自谦一番才歉意的道:“相公可是为所托之事而来?”

    原本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谁知道忽然下雪,经过石灰熬煮的棉花在晾晒方面便出现了问题——直到现在,段岩所需的脱脂棉都没能准备好多少……

    至于让帮着培训的医护人员这边,也出了问题。

    因为医名在外,听到葛存一招收学徒,一众乡邻颇为踊跃,谁知在听说要随军上阵之后,这些人立即就没了大半!

    剩下的七八人,几乎都是因为受过葛存一之恩惠才勉强留下学习。

    就连葛存一都不知道,这些人即便肯跟着段岩到了战场,可一旦厮杀开来,这些人会不会直接逃跑……

    说完这些之后,葛存一才脸色一正,指着葛渐行道:“小老唯一敢保证的,便是犬子!”

    “渐行定然寸步不离,追随小兄左右,听凭差遣!”葛渐行长躬道。

    “段岩定会牢记葛老,渐行兄今日倾力之助!”

    听到葛存一的话,段岩心头感动,也是长躬回礼,然后才笑道:“其实此去,主要是救护那些伤兵,我等并不会亲临战阵,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危险!”

    葛存一葛渐行点头,却也苦笑道:“我们父子,自然是信得过相公之言,只是其余人等……”

    意思很明显,我们信你没用,关键别人不信啊!

    “不妨事!”

    段岩笑笑,让葛存一葛渐行将那七八名还坚持跟着学习外伤处理缝合之术的年轻人叫过来。

    “见过段小官人!”

    汪城徐晋等七八人躬身行礼,但神情忐忑。

    段岩再次重申了一下此去自己等人的职责只是救护伤员,并不会直接上阵厮杀之后,这才让来福将提着的沉甸甸的袋子交给了葛存一。

    “天,好多银子!”

    看到葛存一打开袋子,其中满满都是白花花的银锭,其数怕是不下七八百两之多,一个个都忍不住的吞起了口水……

    别看这几天,段岩随便出个主意或者什么法子,就几十两几百两甚至千两银子的进账,但事实上在这年头,想要赚银子,可不是那么简单。

    且不说一般人一月的工钱,也不过数钱银子,就说平常,大家所用,几乎都是铜钱,或者是各种交子之类。

    一般人等,别说是拥有这么多的银子,怕是连见着银子的机会,都不太多!

    而现在,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摆在面前,一众人等是想不心跳如鼓,怕是都难。

    只不过,大家不明白段岩此时摆出这么多的银子,意欲何为。

    葛存一葛渐行明显也不明白段岩这事何意。

    “这阵子葛老帮忙大量准备蒙药金疮药以及脱脂棉,又帮忙培训人员,这些银子中的一部分,便是偿还葛老之前代付之资!”段岩道。

    “小老早就说过帮相公做这些,不需要相公花钱的……”

    葛存一开口,同时也道:“而且就算相公要给,这些也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