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小说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33章 大宋之福
    自从府尊蒲择之率领大量军卒离开,都统王坚领余部进驻钓鱼城之后,重庆府内的人便少了大半,立即就冷清了许多……

    但葛存一家,却是个例外。

    之前每天对棉花啊牛筋之类又是蒸又是煮,每天叮叮哐哐的也就罢了,现在府内更是经常传出阵阵猪狗惨嚎之声,直让周边的乡邻不胜其烦……

    但是,并没有人因此而抱怨,更没有人因此就以为葛家这好端端的郎中不干,改行杀猪屠狗了之类的臆想!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葛老爷子得了那段小官人的吩咐,召集了人手练习疗伤的手艺,为上阵救治那些伤兵做准备呢……

    猪狗们的惨嘶,就是这段小官人召集的军医在以之代人练手!

    没有人知道这样做是不是真的有用,但大家真的希望能有用——毕竟那些出征的士卒,可都是自家大宋的儿郎,谁都不想他们奋勇杀敌,受伤了却没人管……

    “按紧点按紧点,不然这一刀下去,不给扎死了啊?”

    郑强等几名屠夫正手持着特制的小刀在给猪仔进行阉割,不时的一边嚷嚷……

    虽然手艺瞅着还有些生疏,远没有段岩曾经所见农村的那些劁猪的手艺人那么行云流水,一个人根本不需要人帮忙,就能将猪仔安排的明明白白……

    但是,却已经能够将无论是公猪母猪,该割的地方都割干净,不该割的地方绝对不会多割掉了……

    显然的,几名屠夫是在积极尝试,按照段岩所说,将猪仔阉割后养殖,看看能不能让猪肉真达到段岩所说的那般毫无腥臊之气的效果!

    作为屠夫,他们可比谁都明白,这猪肉要真能达到段岩所说的那般效果,能够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好处了,因此是无比积极。

    被劁过的猪仔,立即被送到一帮军医学徒的手里。

    止血,消毒,缝合……

    劁猪的伤口不算太大,出血不多,而且猪仔的恢复能力,比人可要强的多了……

    所以,即便是不止血消毒缝合,猪仔一般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但这却给了军医学徒们宝贵的尽可能仿真的练手机会,可比让他们直接拿绷紧的皮子练习缝合来的有用的多了!

    看到徐晋汪城等一众军医学徒有条不紊的进行止血,消毒,缝合,丝毫不为猪仔因为疼痛的剧烈挣扎而有慌乱迟疑,葛存一就忍不住一脸的兴奋,看向段岩道:“他等之技艺日渐成熟,想来到了战场,定能如小官人之所料,治好大量伤兵……”

    “应该没问题!”

    段岩也是满意的点头,心说在当前所拥有的条件下,那些伤兵们只要不太伤及内府,那么活下来的机会,定然是很高的!

    毕竟,这外伤有徐晋汪城一众,骨骼等问题,葛渐行又是专家……

    即便是轻微内伤,以蒙药内创止血的效果,也都不是没有机会!

    葛存一明显也想到了这些,感慨道:“有小官人在,实乃我大宋儿郎之福!”

    “若无葛老鼎立相助,某即便是有三头六臂,这军医之制,恐也断然无法落到实处!”

    段岩拱手致谢,表示此军医之制若真能顺利推广,那么这军功章除了自己,也还有他的一半!

    行医是葛存一谋生之手段,但在心底,他何尝没有和仲景公一般,以医名传青史的野望?

    只是这野望终究是野望,曾经他以为自己怕是永远没这个荣幸了!

    但现在,因为段岩,他觉得自己曾经的野望,几如就在前方,只要伸伸手都能抓住!

    因此,听到段岩的话,葛存一是眉开眼笑,揖谢连连……

    “要是我等能让这猪肉腥臊尽去,让猪肉能媲美牛羊之肉……”

    忙完的郑强等屠也是起身过来附和,砸吧着嘴表示后世子孙说不定能奉自己等人为屠神……

    听到这话,众皆哄笑,其乐淘淘。

    回到小院,又看到有轿子停在了门口。

    自从校场之后,几乎每日都有人登门拜访,除了如蒲纤纤这样的熟人之外,更多的还是各等豪富……

    其来的目的也各不相同,既有觉得段岩经过校场一事,已经入了府尊的法眼,想要早早攀附结个交情的,也有商贾人等听说了葛家之白药金疮药,消毒所用的酒精棉等等效果奇佳,想要贩售,却因这一切现在都要充做军需,所以上门说情的……

    当然了,最多的还是忽然现段岩可能前途无量,托人来说亲的……

    “也不知道今儿之来人,是来跟小郎说亲的呢,还是想要贩售酒精蒙药的呢?”

    一看到轿子,来福就忍不住的开始嘀咕,同时也开始了例行抱怨,心说前阵子那同福商行为了贩售酒精蒙药,给的条件多好啊……

    就算现在这些东西要作为军用,可也不妨答应下来,等将来交给他们贩售啊——一旦答应,自己那投资的几两银子,说不定就又多了不少……

    而现在,自己只能看着银子化成水!

    来福就别提多心疼了!

    段岩懒得搭理来福的碎嘴,只是径自进院,看看今天来的又是谁。

    然后他便看到了胖花和孙休,以及一位其貌威仪,衣着华贵的老者。

    “段小兄!”

    看到段岩,孙休拱手笑道:“看你步履轻盈面色红润,伤势应该大好了罢?胖花在我家可是日日念叨,担心的紧呢……”

    “这丫头倒是有心!”

    段岩笑笑,这才问老者是谁。

    “此乃家父!”

    见是孙休的父亲,段岩自然是立即执晚辈之礼向之问好。

    “之前便想,到底是何等奇人,才能想出我盐帮千年来都未能想到之精盐之法……”

    孙仲林扶着段岩左右打量,啧啧称奇道:“今日一见,贤侄果然是如我所料般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聪慧过人啊……”

    听到这话,一旁的孙休胖花来福等人都是忍不住的窃笑,心说这么夸,也不知道段岩会不会脸红——毕竟,前几天他可都还是整个重庆府公认的浮浪子啊!

    但段岩却并未因为几人的窃笑而羞恼,反而心中暗喜!

    因为他知道,要仅仅是为了精盐之法……

    以孙仲林的身份,别说让他当着自己的儿子的面对自己这后辈这般没底线的夸赞,怕是想让之登门,都是妄想!

    而现在,对方不禁来了,而且还厚着脸皮马屁如潮……

    看来,这是有求于我啊!

    段岩一边请孙仲林进屋看茶,一边暗笑着举起了四十米长的大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