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小说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34章 肥皂
    上茶之后,来福胖花便退了出去,甚至关上了门。

    屋内便只剩下了段岩,孙仲林孙休父子。

    一阵寒暄过后,大家都没了话说,而段岩只是喝茶,绝口不问二人的来意……

    那模样,只急的孙休是抓耳挠腮,要不是家教甚严,他爹没说话他就不敢开口的话,估计连作的心都快有了!

    看到这一幕,孙仲林无语的摇头,心说自己这儿子,年纪轻轻便是举人,被誉为整个孙家的希望……

    但相比这段岩,终究还是差了不少!

    即便不说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就说这定力,火候都还差的远啊!

    想着这些,孙仲林暗暗叹了口气,这才对段岩道:“某之来意,想来以贤侄之聪慧,应该都猜到了吧?”

    “孙叔手掌孙家盐运,身份尊贵日理万机!”

    段岩笑道:“白药酒精之贩售,虽然其利不薄,但之余孙叔也不过是鸡肋耳,想来孙叔当不该是为此而来!”

    “既然知道……”

    孙仲林哈哈笑道:“那你为何还留着白药酒精棉之贩售之权,难道不是等着我们孙家前来么?”

    “白药酒精棉,乃是救命之物!”

    段岩抬头,正色道:“我留着等孙叔你来,是为了让这些东西帮到更多人,不想用这救命之物去多多逐利!”

    听到这话,孙仲林心头触动,但最终还是闷声道:“贤侄胸怀天下,某不及你,某乃盐商,盐商也是商,身为商人,言利而不言义——希望贤侄明白!”

    “在商言商,孙叔不算有错!”

    段岩笑笑道:“所以留着额白药酒精棉之贩售之权给孙叔,只是小侄给予你们孙家的一点彩头——只要孙叔愿意与小侄开诚布公,互惠互利,那么小侄当有的是赚钱的生意能与你孙家!”

    这下,该来到孙仲林老神在在吸溜吸溜的喝茶不搭话了……

    老狐狸,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看到这一幕,段无语的笑笑,心说好在自己早有准备!

    怀中一摸,便有一个盒子被放在了桌上。

    孙休忙涎着脸巴巴的过来拿过盒子给孙仲林看……

    要是有外人看到这一幕,定然会惊掉下巴——毕竟,自从黄亮于梅园之后销声匿迹,孙休现在可算是巴蜀之内年轻文人之魁!

    而现在,他却如个下人般在这屋子里伺候人!

    但孙休却半点不以为仵!

    毕竟一边是他老爹,另外一边的家伙,早已被他在心底定位成了妖孽……

    伺候一个不是人的妖孽和自家老爹,孙休可半点都不会觉得膈应,只是伸长了脖子巴巴的望着盒子,想看看其中有什么东西。

    “有香粉的味道!”

    孙仲林嗅了嗅盒子,然后才打开。

    盒子之中,是一小块半透明,其状如脂的物体,那香粉之味,便是从其上透出。

    “这是什么?”

    拿着这闻着香香的,看着似乎有点可口的小块,孙仲林和孙休几乎齐齐开口。

    “可以用来洗手洗脸,甚至洗衣服的东西,我叫它肥皂!”

    段岩拍手,让等在门外的来福胖花打热水一边道:“其效果,可比一般洗澡洗衣所用的胰子,土碱之类,可要强上太多了,不信孙叔孙兄你们可以试试……”

    洗完澡,孙仲林孙休脸上手上有种从未有过的清爽之意,就如在之前的岁月中,自己这手啊脸的,就从未洗干净过一般……

    而且肥皂中那淡淡的香粉味道更是附着于脸上手上,直让二人有种忍不住都要自持身份之感……

    “好东西啊!”

    孙休兴奋的脸都红了,捧着剩下的小块肥皂爱不释手,估计要不是孙仲林在旁边,他都能直接给揣怀里……

    孙仲林的脸也兴奋的通红!

    时下洗澡洗衣,一般都用土碱,甚至有人用草木灰,只有极有钱的人家,洗澡的时候才能用得起香胰子,一种用猪内脏等等炮制之物。

    可别看这香胰子是内脏炮制,但因为工序繁琐,所以造价极其高昂!

    就以自家洗澡所用的香胰子为例,小小一块便要十几两银子!

    除非要会见贵客,否则洗澡的时候,就连孙仲林都舍不得用这香胰子,毕竟洗一次澡,就等于洗掉了好几两银子啊……

    最关键的是,这香胰子洗澡的效果,还远不如这肥皂!

    如果这肥皂的造价不高,自家能掌握其制法……

    孙仲林敢肯定,贩售这肥皂之利,甚至要远远高于盐巴——想到这点,他忍不住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

    孙休孙仲林都激动的满脸通红,一旁的来福和胖花,可就不太高兴了!

    来福的不高兴在于他都不知道段岩是什么时候做出这肥皂的!

    而胖花的不高兴在于那肥皂你散的香粉味道,根本就是自己买来都不怎么舍得用的香粉……

    “少郎你居然不问自取!”胖花哼哼。

    来福则一脸心碎道:“小的从小跟着小郎,小郎你居然防着小的?”

    “都折成银子,算投资!”

    段岩干咳连连,见二人欢喜起来之后,才开始向孙仲林解释这肥皂成本的问题!

    烧碱,人工,都算不得什么。

    所有原料中最值钱的是就是油,但也不过一斤几钱银子,若是能利用潲水油,成本还能更低……

    而一斤油,少说也能做成十块肥皂……

    默默的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段岩指指孙休手中的肥皂道:“像如此大小的肥皂,成本大概十文钱!”

    孙仲林和孙休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激动的都要快晕过去了……

    一块肥皂成本十文钱!

    一块小的多的香胰子,十几两,效果还不如肥皂……

    这其中,足足数百倍的利润啊……

    “还请贤侄授予我孙家这制皂之法!”

    孙仲林好不容易稳住了激动的心情,颤巍巍的起身道:“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孙仲林代表孙家,一概应允!”

    “孙叔客气!”

    段岩笑笑,这才道:“肥皂之法,既然拿出来了,那自然就是准备要给予你们孙家的……”

    听到这话,孙仲林孙休大喜过望,谁知道段岩此时,却是话锋一转!

    “只要你们孙家通过考验,某定然将这制皂之法双手奉上!”段岩道。

    “还有考验啊?”

    孙仲林孙休不甘的道:“不若只要你给予我家制皂之法,我家多让利一些于你,如何?”

    段岩只是呵呵……

    毕竟他所要的,可不仅仅光是银子!

    想要银子的话,他有无数的办法可以去赚银子!

    之所以拿出肥皂给孙家父子看,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让孙家的商路以及相关的力量,可以为自己所用!

    一堆纸张,摆在了孙仲林父子的面前。

    其中既有如硼砂等常见的物事,也有标识着颜色特性等等的矿石,还有例如寻找会配制磺精的匠作等等……

    看着纸张上的东西,孙仲林孙休面色苦。

    心说有些东西都还好说,但有的如那些不知道要来干啥的石头,即便是其上段岩已经标注了可以试试在什么地方去找,但最终能不能找到,二人是真不敢保证!

    “孙叔!”

    段岩提醒孙仲林道:“这些东西,可不仅仅关系着你们孙家能不能得到这肥皂之法,更因为这些东西,说不定能让小侄找到比这肥皂之法更胜百倍的赚钱生意和你们孙家合作——所以孙叔务必让下人尽力而为!”

    “比肥皂更胜百倍的生意?”

    听到这话,孙仲林的心突突一阵狂跳,咬牙切齿的应道:“贤侄放心,就算让他们拼了老命,某也定要让他们将贤侄所需全部备齐!”

    听着这话,看着孙仲林的表情……

    段岩挠头,心说这话是好话,可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赌咒誓的是你自己,我也没逼你啊……

    也幸好这话段岩没说出来,否则孙仲林孙休听到,怕是非得给气一跟头——如果这都不算逼迫,那还要什么才算是逼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