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小说网 > 无敌大宋朝 > 第35章 贴身侍卫
    蒲择之率部出征之时,重庆府人山人海。

    可要是蒲择之杨大渊等将看到段岩等人出的场面,怕是也得嫉妒死!

    不过三十多人,二十多匹拖着各种木桶等等,比之一些商队的规模都略有不如,但前来送行的乡亲百姓,却多达数千,其中有头有脸之人颇多,如盐商家主孙仲林等,如因为一咏竹叶青赋和一残诗声名鹊起的何欢,有以医闻名的葛存一……

    甚至,就连蒲纤纤都来了!

    所有人,拥塞在重庆府外的雪地里,翘以盼。

    当看到段岩一马当先,率领着葛渐行,毛成,徐晋汪城等一众牵着骡马的队伍鱼贯而来,孙休葛存一何欢等,便齐齐向后打了个眼色……

    “愿小官人此行,大败蒙贼,胜利而归!”

    无数的吼声,冲天而起,直刺云霄……

    要是不知内情之人看到这一幕,怕是会以为段岩才是率军出征的主帅!

    “吁……”

    来到人前,段岩轻勒马缰,回头冲着黑压压的人群拱手抱拳,大声吼道:“某等定不负乡邻所托,不胜不归!”

    有声音再次率先尖叫,紧接着大量的百姓跟着附和,随之便是山呼海啸!

    看到高高坐在马背上的段岩,再看看每次山呼,最先开口的都是如盐商孙家的人,又或者日郑强等一众屠夫,甚至是张寡妇等一群妇人,蒲纤纤无语的摇头,心说看来这家伙,不但会如校场上那般紧抓机会,这就算是没有机会,人家也很会为自己创造机会啊……

    利用一些心腹,鼓动一些不明真相之人为自己造势……

    这等手段,蒲纤纤只想骂一声沽名钓誉,简直无耻!

    但她又不得不承认,段岩这手段的确有效——至少过了今天,重庆府百姓们心中的那个狂妄无知的段岩绝对会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这个欲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的家伙!

    “小官人出征,某何欢无以为助,只能献上美酒,为小官人壮行!”

    等到欢呼声再缓,何欢上前大声喝,然后回身吼道:“酒来!”

    自有人报来酒坛子酒碗,给段岩等人倒酒。

    “此酒酒浆艳红,可是何主事酒坊自竹叶青之后新酿之美酒?”看着端上来的酒碗,段岩拿腔捏调道。

    “此酒,名为破敌酒,其色如血,取岳武穆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之意!”

    何欢大声道:“何某酒坊特意为我大宋酿这破敌酒,今日献与小官人,预祝小官人和我大宋,大破蒙贼,得胜而归!”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好一个岳武穆,好一个破敌酒!”

    段岩端着酒碗,一脸心怀激荡的模样大声道:“既然此酒名为破敌——还请何主事将这酒与我等保存,待此次我大宋大破蒙贼,得胜而归之后,与你,与我大宋之乡亲父老,共饮此酒为贺,如何?”

    “喏!”

    何欢大声唱喏道:“倒是我重亲府定然和大军一起,共饮破敌酒,为我大宋贺,为小官人贺!”

    听到这些话,人群中又是阵阵高呼,几近沸腾!

    也就是孙仲林孙休等知道内情的面皮直抽抽,心说演的跟真的一样……

    但他们不得不承认,这法子使出来,万一这次大军真打了胜仗,怕是这什么破敌酒绝对会大卖特卖……

    “也幸好此子之志不在于生意,否则的话,咱们孙家可就有对手了!”

    孙仲林唏嘘着,目光看向了身旁的孙休,看到孙休此刻正看着段岩两眼放光……

    以往,每次看到这个儿子,孙仲林就是老怀安慰!

    不但模样玉树临风,而且还才思敏捷,二十岁便考中举人,不出意外,三十不到唱名东华门,那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只是现在看到孙休的样子,孙仲林就只想哀叹一声,心说还真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啊!

    和段岩相比,自己这儿子,孙仲林是越看越不顺眼……

    唯一让孙肿林稍微欣慰的,可能就是段岩虽然将自己这儿子衬托的像个废物,但好在自家跟段岩,已经达成了默契……

    他段岩兴,自己孙家就跟着兴!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诸位父老,且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该表演的表演完了,段岩便再次拱手,率众而去!

    “公子慢行,愿公子早日得胜归来!”

    无数乡亲百姓在寒风你大吼,不少人都湿了眼眶——这次,却无需谁鼓动,而是真心实意的。

    毕竟上了战场,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活着回来。

    听着这些声音,蒲纤纤也不禁心下凄然,回头看向了身着甲衣手执朴刀,神情焦急的康延,轻叹一声道:“念及此行凶险,我有些后悔了——不过我知你之志向,也不强留于你,只希望你自己小心,活着回来……

    可以的话,把那狂妄的家伙也尽量带回来,他对我大宋还有用!”

    “小姐放心,康延定会将段小官人平安带回来的!”

    康延叩头致谢,说了声保重之后,便翻身上马,直追段岩一行……

    “小郎,康延来了!”

    看到康延穿着甲衣拿着刀追来,来福吓了一跳,忙向段岩禀报。

    “别慌!”

    段岩白了来福一眼,这才看向康延道:“你来做什么?”

    “奉小姐之命,前来保护段小官人!”康延道。

    “回去告诉纤纤小姐,某段岩此去,早已抱着必死之心,不胜不归,不需要人保护!”

    段岩回答的慷慨激昂,表情视死如归。

    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便齐齐窃笑,葛渐行毛成更是笑道:“小官人,这里没有外人……”

    段岩这才反应过来,挠头看着康延道:“保护我?我看是纤纤小姐派你来监视我的吧?如此,我就算需要人保护,也不要你来保护!”

    “康延十岁入蒲府,日日跟随府中悍卒操练,距今已经十二载,刀枪剑戟弓马,无一不精!”

    康延没有直接回答段岩的话,只是下马持刀,神情冷峻的道:“不敢说能以一敌十,但三五人,康延自信,能一力斩之……段小相公要是不信,可以派人试试康延的身手!”

    虽然一行人都带着防身的兵刃,也都大略的练习过段岩教的刺击之术……

    但看到康延那杀气腾腾的模样,所有人都在往后缩,根本不愿跟康延交手。

    段岩最终也没让人去试康延的身手。

    因为在听到对方牛哄哄的说三五个人他能一力斩之的话后,之前死活不愿意康延跟着的段岩立即就换了副脸色,哈哈大笑着表示自己之前说不需要保护,那纯粹是开玩笑!

    “我身边现在就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康延你来的简直太及时了!”

    看着段岩亲昵的拉着康延的手,当场将之任命为自己的侍卫贴身保护他,即便是吃喝拉撒,都要三米之内之内的样子,一众人等纷纷鄙视之,心说这小相公之才,现在大家绝对没有疑问,可就是这气节有亏啊……

    对众人的鄙视,段岩毫不在意,心说要是遇到蛮蒙贼子,没有康延这等猛人在身边守着,光靠气节,是能当刀使啊还是能挡刀啊?

    虽然是穿越者,但他所强的,终究是知识储备,而不是体力,更不是和蛮蒙子捉对厮杀拼命……

    有康延这样的高手贴身保护,他可就放心的多了!

    “你们这些狗蛮子,胆敢屠我汉人如猪狗……”

    想到近在咫尺的战争,想到历史记载的这段黑暗的历史,段岩忍不住的嘿嘿狞笑,心说既然我段岩来了,你们特么就全都给老子洗干净脖子等死吧!